1. <acronym id="klafv"><optgroup id="klafv"></optgroup></acronym>
    2. <option id="klafv"><listing id="klafv"></listing></option>
        <track id="klafv"><delect id="klafv"></delect></track>
      1.    
        宰相高深莫測(下) 第20章(2)
        作者:莫顏

        除了行房之事,他無所不用其極的欺負她,像是無法喂飽似的胃口極大,但其它事,封無忌是寵溺

        他給她自由,讓她做喜歡的事,不會把她關在房里,其至容許她女扮男裝跟著自己回京。

        當他是彤公子時,她是他的妻,給她平起平坐的權力,就算讓她爬到頭上,他也無所謂。

        可當他是相爺時,她就必須隱身于幕后,成為他的護衛之一,弓他隨行。

        畢竟,相爺的身分不同于一般,若讓人知道他有了心愛的妻子,將會置她于風口上,就算是愛妾,也會帶給她麻煩。

        那幾夜歡愛時,他主動承諾,他是相爺時,也不會娶妻,當時她聽了心中歡喜,也有深深的感動。

        她知道,封無忌不輕易說出口的,一旦說出口,便表示他做得到,其實只要有他這句話就夠了,將來倘若他萬不得已非娶妻納妾不可,她也不會怪他,因為她很明白,世事無常,這世間上,什么是永恒不變的。

        在她內心深處,總是比一般女子多了一份清冷的理智,只是沒想到,這一天會來得這么快。

        唉一回到京城,皇上的賜婚旨意就下來了,說宰相大人助圣上清理貪官污吏,整頓結黨營私有功,不但賜財帛萬金,還要把圣上和太后最疼愛的七公主許配予他。

        當圣旨宣讀完的那一刻,相爺府里所有的管事、奴仆和護衛,全都安靜下來。

        宣旨的公公冒著冷汗,望著相爺那張陰冷的臉色,心中猛念阿彌陀佛,他真是倒了八輩子的楣才來宣這個旨,早知道死也要裝病,像小山子和小陸子多聰明,一聽到風聲,病的病、瀉肚子的拉肚子;那些資深的公公更是早就跑得不見人影,偏偏他動作太慢,硬是被皇上交付了這個重任務必把圣旨交到相爺手上。

        “相……相相相……相爺……請請請……接旨吧……”年紀不大的小鮑公,抖得像是風中落葉,隨時要倒似的。

        唐月涵和眾人跪在一旁,舉頭悄悄緊握,雖然她不止一次告訴自己要豁達,要想開,可是事到臨頭了,她才明白自己畢竟是凡人。心,還是會癰的,怨,還是有的。

        居然這么快,她原以為至少還要等好幾年。新婚還不到十天,她就得和另一個女人共享丈夫了。

        已經宣讀的圣旨,是不可能收回的,她的胸腔好似被抽光了空氣,好半晌才發現,是因為自己太過震驚而忘了呼吸。

        她閉了閉眼,輕輕嘆了口氣,再睜開眼時,突然感到有一道視線盯住她,她想也沒想的轉過臉,剛好迎上封無忌的目光。

        他在笑。

        唐月涵呆住,怔怔的看這封無忌,前頭的公公拿著圣旨在顫抖他們一伙人全跪著,現場安靜無聲,封無忌卻一雙眼緊盯住她,嘴角緩緩往上拉高,詭異地無聲笑出來。

        他在笑什么?

        唐月涵心驚肉跳著,一時不知道他又在演哪出戲?他不接旨,卻盯著她猛笑,而且是奸笑。

        “你快哭了!彼麑λf著唇語。

        ?

        她先是呆愣,繼而恍牾,一張臉羞紅的怒瞪他,立刻也用唇語反駁回去。

        “才沒有!”

        “你在吃醋!”

        “放屁!”

        “你愛上我了!”

        “作你的春秋大夢!”

        “夢想成真,哈哈哈!”

        兩人就這么你一言、我一語的用唇語斗起嘴來,混然不理還在等著交差的公公。

        這時其它人也奇怪的抬起頭,半天等不到一點聲音,皆不約而同朝前頭的相爺看去,卻發現相爺正和一旁臉生的“新護衛”眉來眼去,兩人惻著臉,又是動嘴,又是眨眼的,相爺還抖著肩膀但就是沒有一點聲音,所以無人知曉他們到底在說什么。

        這氣氛實在太詭異,皇上賜婚,恩重如山,但眾人皆知相爺脾氣,照道理主子應該會大發雷霆才對,怎么這會兒卻在發笑呢?

        小鮑公不長眼,見宰相大人笑了,心里雖然奇怪,適才明明臉色黑得跟閻王索命一樣,怎么這會兒就笑了?心想大概是高興了,皇上也真是的,盯囑他要小心,人家宰相大人可樂的呢,于是打破沉默

        “封相大人,請接旨吧!毙□U公笑咪咪的說。

        封無忌回過頭,俊容上一片圣潔,那風華絕代的笑容,俊美得連天地都為之變色。

        “公公,你好大的膽子,竟敢假傳圣旨!狈鉄o忌含笑說道,這話一出口,卻把公公給震懾住了。

        不等公公反應過來,他站起身,拉起一旁的唐月涵,對四大護衛命令。

        “他們假傳圣旨,將他們扣押!”命令一下,劉剛四人俱是一震,可是他們都是忠心不二之人,相爺一下令,他們立刻將驚惶失色的公公和其它宮人,全部圍困住。

        “你瘋了!”唐月涵不敢置信的瞪著他,她想停下來,奈何手臂被封無忌牢牢抓緊,直拉著她往屋里走去。

        “封無忌,你會惹怒皇上,會遭罪的!”她掙扎著,試圖勸醒他,她知道他是為了她,她驚喜、感動,卻也驚恐,因為她不要他為了她,毀了自己的前途。

        相較于她的慌張害怕,封無忌卻快意歡暢進懷里,灼熱的氣息撩著她的耳。

        “你放心,我現在就帶你去找皇上,把這圣旨給廢了,我的妻子,只有你一個!闭f著,輕點了下她的鼻頭。

        唐月涵知道他膽大包天,卻不敢相倌他膽子大到這地步,竟要去找皇上廢了圣旨,但隨即想想又不對,他說要去找皇上,卻帶著她往寢房走。

        “你要去哪兒?不是說要去找皇上?”

        “咱們不走大門,走暗道!

        “暗道?”

        正當她一臉驚疑不定時,封無忌帶她入了寢房,斥退所有人,誰敢進來殺無赦后,接著打開設在床下的密道,她一臉驚愕下,牽著她一塊兒走下臺階,直達皇宮內苑。

        唐月涵不得不服了封無忌,所謂狡兔有三窟,封無忌這只千年狐貍居然藏了這么一個通道。

        據說,這個通道連皇上本人都不知道,是封無忌當年助皇上坐上皇位,與朝中元老斗爭時,從一名三朝元老那里得知的秘密。后來,皇上要他做宰相,繼續輔助自己,封無忌什么都不求,只求皇帝要了這座府服這府邸不只有暗道通向皇宮內苑,還有另外兩條通道,一條通向水路,一條通向城外陸路。

        當封無忌告訴她這個秘密時,她諒異得啞口無言。

        通過這個地道,封無忌便無需隱藏自己的武功,牽著她,快速來到皇宮

        這皇宮深苑的地道,就跟他家后院一樣,熟到不能再熟。

        “你順便記一記,能記多少就記多少,以后用得著!彼麕е髲澯夜,沒路上還有閑睱向她介紹現在是什么位置。

        唐月涵禁不住苦笑,用得著?找皇帝算帳的時候用嗎?她可沒那個膽子擅闖皇宮禁地,幸好,這人對皇位沒有野心,否則……唐月涵暗自播搖頭。

        他們來到一處地方,封無忌便停住,他凝神聽了一下,她則在一旁安靜等著,瞧見他嘴角揚起一絲邪笑,接著他帶她往上走,在她耳邊低聲說道一

        “你在這里等著看好戲,我去去就回!

        她覺得奇怪,但沒有多問,因為她知道此刻他們已在皇宮里,這里似乎是一道墻,她人就在墻的后頭,上頭有一個小洞,可以讓她看見、聽見里頭的狀況。

        她耐心等著,不一會兒,聽到另一頭傳來驚恐的聲音,她從洞口悄悄看去,就見一個穿著龍袍的男人,正訝異的對著某人大喊——

        “你、你怎么會在這里?”

        “哼,你說呢,你以為下旨賜婚,躲到這里來,我就找不到你,拿你沒轍?”

        這說話的,不正是封無忌?另一人便是皇上?!唐月涵無比驚語,趕忙用全副心神凝聽。

        “這……封愛卿,聽朕說……是太后的意思,朕真擋不了……”

        “擋不了?李榮祿,你當我會信你這鬼話?”

        竟然直呼皇帝的名諱……唐月涵在這一頭瞧得心驚膽顫。封無忌,你真有種!

        “封無忌,你別不知好歹!朕是皇上,你膽敢如此無禮,不要命了嗎?”皇上怒聲質問,讓唐月涵聽得又是心頭一顫,擔心得連手心都汗濕了。

        “沒錯,我就是不要命了!”

        “大膽!你、你想做什么?”

        “我想做什么,你現在就會知道!”話一擱下,唐月涵原本看得心慌,接下來的演變,卻令她咋舌。

        封無忌親了皇帝!

        他一把抱著皇上,狠狠吻了他之后,再把他推開,對著已經僵掉的皇上狠聲威脅:“現在,你該明白,我為什么對其它女人沒興趣了吧?李榮祿,你最好收回成命,你要是敢賜婚,我就奸了你,讓你臥枕相陪,夜夜與我歡愛,你知道我的能耐,我說到做到!

        丟下警告后,封無忌甩袖而去,留下那呆掉的李榮祿,坐在椅榻上,張著嘴,遲遲回不了神,在封無忌離開后,他始終維持那個姿勢。

        另一個維持驚訝姿勢的,還有唐月涵,直到封無忌來找她時,她也張著嘴,跟皇上一樣的表情。

        封無忌卻跟沒事似的,臉上哪里還有適才氣急敗壞的神態,愉快的牽起妻子的手,沿著地道往回走。

        手上的火把將他清俊靈秀的面容照得一暗一亮,讓一旁的唐月涵盯得發呆,見她看著自己,他還對她擠擠眉、眨眨眼,一臉狡黠的笑道:“放心吧,那家伙經此一事,再不敢隨便把女人塞給我,除非他不要他的,以后,他對我更會小心謹慎,再不敢招惹我!

        “你……不怕他驅逐你?”

        “驅逐?”封無忌壞壞的笑了!八枰倚诘牡胤竭多次幫他整頓了各派勢力,他自以為皇位更穩當了,可以放心的拿捏我,便想乘機把七公主塞給我,沒那么容易,哼,狡兔死走狗烹的道理,我又不是不懂,哪會讓他的皇位坐得那么舒服,你看著吧,很快又有大事發生了!闭f到這里,他笑得如沐春風,可唐月涵卻感受到了,他這笑。藏著刀呢。

        她靜靜望著這個男人,他狠戾、狡詐,說正不正,說邪不邪,可幸好幸好,唯一的柔情留給了她。

        尤其在今日見到他對付皇帝的手段后,更讓她覺得他的心思實在讓人搞不懂。

        “怎么?”見她盯著自己,他挑了挑眉。

        她搖搖頭,嘆道:“你這個人,還真是不能以常人度之!

        “是嗎?太好了!”他回給她的,竟是愉悅的笑容。

        “你在高興什么?”

        “這表示我在你心中跟普通人不一樣,是特別的!

        “……”她無語,這人高興的點為什么都跟別人不一樣?明明不是贊美,他卻可以把這話當成贊美之詞。

        她忍不住再度嘆了口氣!澳銊偛抛龅氖,若是傳了出去,一世英名都毀了!

        “那又如何?”他不置可否的反間。

        “你身居高位,執掌權柄,難道不希望留芳百世、萬民景仰?”

        “我要他們景仰做啥?我又不在乎他們!彼荒樚旖浀亓x。

        “……”她再度聽得無言以對。

        語氣一轉,他突然笑得天真無害對她輕道:“我只在乎你,如果你可以景仰我,我會很高興的”

        “……”她更是無語問蒼天了,真不該哭還是該笑!好在這人的箭頭是朝外,若朝內,自己不死也剩半條命,好險好險。

        當她沉思時,猛然感到一股不妙的氣氛,抬頭,剛好對上封無忌深邃如淵的墨眸,在火光底的照耀下,可以看到眼底的火苗也在跳躍。

        她心頭陡地大跳,天生的敏銳和警覺讓她不由自主的后退,可惜她的手還被握在他的大掌中。

        “你這樣看著我干么?”

        “娘子!彼纳ひ敉蝗蛔兊脺厝崴扑,直喚得她心頭打顫,就聽得他緩緩說道:“為夫餓了!

        喔?原來是餓了?還好還好,她吊得老高的心暫時放下。

        “餓了就趕快回去吧,好好吃一頓!

        封無忌含笑點頭!昂,咱們快回去!被厝ズ,他要好好把她從頭到腳吃個徹底。

        唐月涵不曉得,這一回去,不納妾的封相爺,胃口極大,她將三天三夜下不了床。

        全書完



            手機用戶請閱讀:玫瑰言情網手機版:https://m.mgyqw.com/
        [快捷鍵:←]上一章  本書目錄  下一章[快捷鍵:→]

       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、黃色、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。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,歡迎舉報,我們將嚴肅處理。

        作品宰相高深莫測(下)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莫顏本人的觀點,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。
       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,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。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后果,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。

       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,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,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.ylhsk6.cn

        色爱综合网 特级毛片a级毛片高清视频 开心婷婷五月天 成年网站未满十八禁免费无码 亚洲国产理论片在线播放

        1. <acronym id="klafv"><optgroup id="klafv"></optgroup></acronym>
        2. <option id="klafv"><listing id="klafv"></listing></option>
            <track id="klafv"><delect id="klafv"></delect></track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