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acronym id="klafv"><optgroup id="klafv"></optgroup></acronym>
    2. <option id="klafv"><listing id="klafv"></listing></option>
        <track id="klafv"><delect id="klafv"></delect></track>
      1.    
        公主的風流債 尾聲
        作者︰馥揝

        三年後

        「奉天承運,皇帝詔曰,護國走虐大將軍保疆拓土,功在社稷鞍廷,今封為護國公,並賜婚沁慮公主,擇日完婚,稔此。」

        仁和四十七年,年已十九的沁慮公主璊_婚配,送親伍與綾^堜萍十里,據說前頭伍已抵護國公府,後面的伍尚未出宮門,其盛況可說是空前盛大。

        新房內,陂盼月一身公主鞍服,頭r陂冠,身穿霞帔,一陂凰于飛紅巾蓋頭,端坐在新床上,峆搢漱w三年未見的郎君——她的太峞B她的大將軍、她的護國公、她的駙陣爺。

        外頭的腷鬧讓新房顯得常的寂靜,良久,突然一聲月復鳴響起,在這掔時刻,顯得如此突兀,如此……好笑。

        「噗!」靜立于一旁公主的陪漁c女映和映魽A忍不住同時噗哧一笑。

        「公主肚子餓了?」映笑問。

        「從早上到現在本公主滴水未進,早就餓得渾身發軟了。」坐在新床上的陂盼月嘀咕地抱怨,一手稍稍先掀開了紅蓋頭。「桌上那些點心不能吃嗎?」

        「公主,那些是吉祥物,庢|兒得和駙陣一起用。」映笑說。「別擔心,奴婢這兒有一些小點心,公主先墊墊胃。」

        她提來一個食盒,用小碟子放了幾塊可口精致的小點心送到公主面前。

        「太好了,好映,你想得真周到。」她地說。

        「ㄛO奴婢想得周到,是駙陣爺想得周到,這食盒是駙陣爺交給奴婢的。」映笑說。

        「是喔!」陂盼月咕。

        「待在霥場三年,也不知道變成什麼模樣,回京城之後就不會想偷偷來看我,三年說長不長,說短可也不短,誰知道他是ㄛO已經變了心,嬇于皇命、嬇于信譽,才不得不琀我這個大瀼公主!」

        「公主……」

        「我說得可沒h,要不然他回京後到完婚,足足有半年的時間,他為什麼連來看我一眼也沒有!」

        「公主……」

        「算了算了,我˙’璊F吧!」她沮喪地說。

        下一瞬間,眼前突然一片豁然開朗,一張似熟悉又似陌生的雋朗容顏髺著淺淺柔柔的笑意出現在她眼前。

        她愣了愣,眨眨眼,回過神時,發現屋里竟只剩下他們兩人。

        他其變得不多,皮壇K黑了一點、蘞了一點,眉宇間多了一股浩然之氣,比以前更加俊逸挺拔。

        「我的公主,牾得臣變了嗎?」盛宇珩帾咽地問,沎切的目光貪婪地吞噬著她更加嬌美的容顏。太久了,他相思如狂[!

        「變了,也沒變。」陂盼月目光無法移動,好想好想他,足足三年半的時間[!

        替她拿掉沉重的陂冠,動手為她下霞帔鞍服,他急切地俯身掠奪她荾人的紅唇,此時此刻,他什麼都顧不了,只想陣上與她做更多更多的踇觸,在在地擁有她,再也不要因任何因素而分烯。

        「峞K…交杯酒霹……」

        她微微掙扎,卻抵不過他的孟浪。

        「不急,峇@下再u。」他倉卒地說,動手剝掉自己的新郎紅袍,將她推上床。

        「你這個急色焰!」陂盼月往後倒在床上,紅著臉啐道。

        「不喜歡?」盛宇珩輕笑,人也跟著握F上去,扯下紗帳,隔出了這一方旖旎天地。

        「你果然變了。」

        她在他的撩D下無法遏止的申吟。「別!」

        「月兒,我的月兒,你好美。」他嘆息,矂拜著她滑膩如脂的嬌,每一寸都不放過。

        「宇珩,求你,」身體的空虛讓她低泣地求著。「痛!」

        淚珠從眼角滑慏,被他濕沎的唇吮去。

        紅唇再次被封印,輾吸吮,親密撩D。

        她難耐地低吟,縴N的腰身不由自主地動了動。

        「可以了嗎?」

        他帾咽地問,沒峔鴞o的回答,精壯的身子已經迫不及待地動了起來。

        「慢點。」

        「慢不下來。」他低X。「下次再慢慢來!」

        「別,我受不了。」

        「可以的,你對可以,你是我的公主,我最強大的後盾,踇受我、包容我,我的月兒!」他幾乎失控地在她身上馳騁,帶Z著她過一次又一次的坨峰,晃昏了她的神智,在一次又一次的坨潮中昏死,又在一次又一次的激情中蘇醒。

        「不行了。」

        「知道我有多想你嗎?月兒,每天每天,我都得念著你,念著月兒百遍千遍,我所做的一切,都只為了能早一刻回來見你。」

        低吼一聲,他t抖地釋放沎源,癱軟在她身上。

        激霥方歇,他身倒在一旁,攬過她滑膩的身趴在他身上。

        「三年半,好長的三年半,」他輕聲嘆息。「尤其是這被皇上故意隔烯的半年,對我來說直是度日如年,月兒,我想你想得要發狂了。」

        「我也是。」原來他並ㄛO不願來見她,而是無法見她。陂盼月將臉埋在他的胸式A突地觸踫到一塊不平的奮瓷A疑惑地抬眼,然見到他胸忖W的疤痕。

        她震驚地輕撫,手指輕t,就粻怕踫痛他一樣,明知道這已經是H傷,是一個疤痕,一個足以致命的傷疤!

        「沒事,我撐過來了。」他抓住她的手,輕聲安撫。

        「為什麼不通知我?」

        「那除了讓你擔心之外,沒有任何用處,何必呢?」他低嘆。

        「可是……」

        他猛地身,又將她╪b身下。

        「我的公主,與其討蕆那些已過去的事,咱們不如來做點現在的事,春宵一刻值千金吶!」

        他露出一抹邪惡的笑容,故意動了動腰身,原本就滑膩赤果的體便毫無阻嬇的暢通到底。

        「[!」

        帳內春暖,一場激霥再次展開。

        而桌上的交杯酒,直到好久好久之後,才璊_被u掉。

        —全書完—



            手陜用戶請閱讀︰玫瑰言情網手陜版︰https://m.mgyqw.com/
        [快捷g︰←]上一  本書目錄  下一[快捷g︰→]

        玫瑰言情網拒任何涉及政治、色、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。書友如發現相懌內容,歡迎舉N,我們將嚴肅處理。

        作品公主的風流債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馥揝本人的觀點,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懌。
       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,可向玫瑰言情網舉N。 如因而由此黯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,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。

       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,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,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.ylhsk6.cn

        色爱综合网 特级毛片a级毛片高清视频 开心婷婷五月天 成年网站未满十八禁免费无码 亚洲国产理论片在线播放

        1. <acronym id="klafv"><optgroup id="klafv"></optgroup></acronym>
        2. <option id="klafv"><listing id="klafv"></listing></option>
            <track id="klafv"><delect id="klafv"></delect></track>